北京地下群租房调查 :“我的头顶就是下水道”

央光网陈锐海2017-07-27 07:25

  做完手术,花了一万多块钱,这是自家地里四五年的收入,“但在北京根本就不是钱”。检查前前后后要花上两个月,她跟儿子住到小区的这个地下室里。为了补贴家用,儿子出去打临时工,原本应该在床上休息的她,也偷偷跑到楼下捡垃圾,“攒点钱,混个馍馍吃”。

  每天五点多起床,喝了一碗芝麻糊后,她就开始拄着一根扫把柄,在家门口的那几个垃圾桶里掏点纸板和饮料瓶,直到傍晚眼睛看不清为止。她眼睛不好,不敢走远,累了就在停车棚底下坐着,一看到有人扔垃圾就立马过去搜查。天气热的那几天,流了一身汗,“那也莫有办法,能怎样”,但一天下来,也只能捡个七八块钱。

  虽然在地下室只住了两个月,但她还是觉得很长。在老家总能跟街坊邻里“唠唠”,但在这儿,她觉得楼上住的都是“有钱人”,“跟他们能唠啥”。她没想过有一天能住上去,也没想过回山东前跟儿子一块儿逛一次北京。即使她在这座城市的活动范围,只在那几个垃圾桶附近,再远一点就是医院。

  “实在是莫有办法,赚的少,花的多。你说莫有钱,在这儿怎么生活?”三天后,她就要离开这个地下室,离开北京,回到她的玉米地,再也不过来。

北京地下群租房调查 :“我的头顶就是下水道”

正文已结束,您可以按alt+4进行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