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地下群租房调查 :“我的头顶就是下水道”

央光网陈锐海2017-07-27 07:25

  有时她走出地下室,抬头望到外面的高楼,除了心理落差之外,还有一些向往。“当时就想着,我什么时候就住到楼上就好了,哪怕是隔间也行,至少空气好点。”她还是觉得,一切总会好的。

  “实在是莫有办法”

  乐观的心态支撑着小李继续在北京生活下去,直到现在她过上了自己想要的生活,租到楼上的房子,做了感兴趣的工作。但同样居住在天通苑地下室里的莫老太,则打算在三天后回山东老家,她总觉得自己不属于这里。要不是那场大病,或许她还在家里,跟老头儿一块儿种地,一辈子都不会来北京。

  其实她只有67岁,但看上去却比实际年龄要老些。黑白交加的头发,庄稼人常见的黝黑肤色,脸和手都爬满了岁月和劳作留下的褶皱。

  原本一切都按部就班地进行着。老两口忙着地里的庄稼,儿子儿媳外出打工,虽然一家子收入不高,但总还有些盼头。只要攒够了钱,就把房子盖起来,给孙子娶个媳妇。

  但自打她的眼睛开始迷糊后,这个家庭的未来也变得模糊不清。一开始总觉得是年纪大了,加上常年劳作的缘故,“不碍事,没必要浪费钱”。但慢慢地,她越来越看不清,走路会摔倒,切菜切到手,“再不看医生就瞎了”。这才在儿子的劝导下,开始治疗。四年来,看了多少医生,白内障总不见好,最终才踏上进京看病之路。

正文已结束,您可以按alt+4进行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