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地下群租房调查 :“我的头顶就是下水道”

央光网陈锐海2017-07-27 07:25

  那会她才大学刚毕业,本着长见识的想法,从河北邯郸来到北京。第一份工作的月薪只有一千多块钱,楼上敞亮的屋子她想都不敢想,“租不起”,只能往底下找。

  这不是小李一人的困惑。上海易居研究院发布的《50城房租收入比研究》报告显示,2017年6月,全国50个城市超七成房租相对收入较高,其中北京、深圳、上海、三亚等四个城市“房租收入比”高于45%,属于租金严重过高城市。也就是说,这四个城市,租房者要拿出将近一半的收入支付房租。

  承担不起高房租的小李,最终租到一个月付300的地下室。屋子很小,只容得下一张单人床,能活动的空间不到一平米,进了门就只能坐在床上。头顶便是下水道,半夜总能听到咚咚的流水声,有时漏了,整个屋子都是臭烘烘的。四面墙壁,没有窗户,又闷又热。到了夏天,连电风扇都没有,只能忍着睡觉,半夜常被热醒,汗流浃背。时间一长,被子都发霉了。风进不来,晾在楼道里的衣服,好几天也干不了。

  “没办法,那会连吃饭的钱都没有。”当时一无所有的她,甚至连续吃过一个月的水煮蛋。有一次买了几个挂在门上,不小心掉了下去,还得捡起来,扔到锅里,煮熟继续吃。那会要是能在地铁口买个炒饼,小李都幸福得跟吃了顿大餐似的。

  苦中作乐只是少数时候,通常情况是一屋子的孤独。虽说地下一起住的,多数是跟她一样刚毕业的年轻人,但“流动性大”,人来人往,也就没有深交,顶多打个招呼。有时想找人聊天,却不知道找谁,累了想给家里打个电话,又怕父母担心,报喜不报忧。下了班就只能躺在床上待着,直到实在熬不过去,才会跑到广场上透透气,顺便哭一下。

  但她不曾想过离开这儿。因为出身农村的她,深知自己回家后只能务农。“就是为了摆脱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,才选择出来打工,给自己一个更好的发展机会。”

正文已结束,您可以按alt+4进行评论